医药卫生

    时间:2012-08-23 12:10:56   来源:  作者:  阅读:

    辉瑞是医药市场上的一棵常青藤,其经验教训自然对中国同行具有较高的借鉴价值。

    辉瑞做大的关键在于专注制药主业后加大研发和营销投入,通过“营销+并购”来弥补研发相对弱势的商业策略奠定了其如今的江湖地位。尽管与礼来、默克、安进等一流研发制药企业所走路径不同,但辉瑞不断通过并购提升研发实力的举措,也再次证明,要在全球制药领域确立竞争优势,研发仍然是战略核心。

    其旗下的立普妥很好的诠释了这一核心。立普妥是目前为止全球最成功的药物(不是之一),从实验室到名利场独霸15年。它甚至被认为是世界制药业“黄金时代”的绝对标志——意味着巨额的投资、数倍的巨额回报,科学坐标上的“重磅炸弹式”的大发现,名利双收。

    如今一个药物从概念产生到推向市场需要10-15年的时间,有数据表明美国新药研发的平均费用从1975年的1.38亿美元上升到2000年的8.02亿美元,目前已升至10-15亿美元。

    高昂的研发投入伴随着巨大的风险。而事实上所有投入重金研发的世界畅销药物都面临着立普妥同样的命运:数十年的艰苦研发,申请专利;,在市场上独霸丰厚的利润,专利到期后仿制药厂家涌入。专利;なУ木车,被制药公司形象的称为“专利悬崖”。

    面临整个行业新药研发成本飙升的局面,中国医药企业又将如何在逐步提高研发话语权与控制投入风险之间谋求平衡?又将如何在研发获得的进展后顺利的打开国际市?……

    或许,真真有意义的永远不是现成的答案,而是有价值的思考!
     图片12.jpg




    更多相关资讯

-彩票平台,时时彩平台,国家授权正规彩票平台